小窍门:按← →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第288第章【25687375】
     二十年后。

     这一晚,月亮升得很高,在*空泛着轻轻的品*。韶音阁前的竹子经过绵柔春雨的浸*,又拔高了几节,迎着*风活泼地抖动着翠亮的叶子。一枚竹叶飘落,点碎了池里的一轮圆月。阁里烛火摇曳,清*一般静静地迂回在一尊佛龛前。

     *更薄凉。

     栖*点了瓣香,拜了三拜,拢了广袖将香**香坛中。她的*后站着一位青年,朦胧**里依稀可辨他的眉目。月*从窗缝里漏*,明亮而皎洁,逆光而站的他俊美如雍华景致,似曾相识的眉眼让*有了*离影疏的错觉。仿佛站在面前的,正是二十几年前那位英**发的少年……

     栖*转过*子,替他拢了拢被风吹*的鬓发,慈*浮于眼底,她微微一笑,眼角牵出了几条细致的皱纹,清浅宛若细线,只是这一回首,便旧了时光。

     “回去吧,无恨。”平淡的言语中结着安静如*的愁怨。

     “不!*,”青年急了,举手抬足之间像极了那位已故少年。少年不知*高地厚,是尚未悟得权*定位为前提,他的语*带了孩子般的执拗:“你答应过我的,和我一起回*晋!”

     栖*没有回答,轻提*袂出了韶音阁,月华曳动清辉,光影跃动在她微仰的苍白面颊*。思念在深沉依恋中放*了*的萧瑟,她不想再犹豫,转*穿过园里的月*门。

     青年追了出去,浑*浸在如*的月*里。他猛地跪*:“*!”

     她的心里突地纠结了一*,*楚地无以复加,连心底涌出的泪都缓慢了*落的速度。她转***地抱住他,像抱着十多年前被她送走的稚龄**。

     “*不走,就让*再陪你一会*……”温*如春露***叶的声音,更像是一声低语着地的叹息,带了万分的怜*。抬首间已是满脸泪*。

     *风轻轻地翻动着两*的*襟,栖*扶着青年起了*。

     (栖*旁白)我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。一个*的*子过得寂寥,不过倒也清静。也许是我老了,最近总*回想过去,原本已漫漫走远的模糊记忆越来越鲜活,仿佛只是昨*……

     风轻轻地鼓荡着*袖,栖*游离了一半的梦思仿佛被*风吹断,她微微地动了**子。

     (旁白)*老了,便不再企望迁徙,任由荒*湮路,沉*在对过去的追忆中。你的父*……每当我想起他,便觉得是命运在顽*地同我开着一个沉重的玩笑。他曾是那样的一个*,**如火,对于*,犹如葵*逐*般*漫执着。初次见他,我十四岁,他十七岁。也许是太年轻,于是就简单,不会掩饰彼此*格中突兀的张扬和任*……第一次见面并不算愉*。我还记得他双目炯炯有神,带着少年特有的霸道和冲劲,甚至有些羞涩。他对我说:‘我会有这个资格的,*主。总有一*,我会以和你对等的*份,*你栖*。’那时候,他只不过是个谋逆臣子的*子……

     道旁的*灯被点亮,隐在*暗*的两*的*影渐渐明晰起来,栖*掂去掉落在无恨肩*的一*叶子,*平了他褶皱的*襟。

     (旁白)从那时候起,我的感*生活便规定了走向,活象一只优美的猎物,被执拗的猎*所追逐。而我,在逃亡生涯中遇见了另一个*子。他一*白*,轻灵俊雅,和所有*窦初开的少*一样,我不可挽回地坠*了*河。从此,有了那种被称作藕断丝连的,陌生而**的甜蜜心*……

     一颗露珠从叶**落,缀在栖*的面颊*,宛如被匆忙惊醒的记忆辛酸挤出的一滴泪珠。

     (旁白)捕捉感*本就是件难事,没想到他追*了瘾。你的父*,不惜一切代价为之疯狂,甚至徘徊在**道德的边缘……这便是悲剧的来源。你曾有位哥哥,未降临*世便被*害于*中……(掩*,啜泣)他曾是我对萧采绎的全部念想。

     *风嚣张地扯动着两*的*裳,摇曳的灯火在无恨俊秀的眉间镀*了一层薄薄的光晕。

     (旁白)你的父*设计救过我,我们的生活也的确出现过一段短暂而局促的甜美。他可以说是个好丈*,温柔*贴,关怀备至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经过粉饰的,除了他的感*……*的嫉妒心是可怕的,它往往会不择手段地摧毁所有他所认定的障碍,不管是真实存在的,还是凭空想象的,以此满足它那乖张*戾的胃*……你的父**过我,可以说他一直*着我,直到他临终的那*。可他到底没能明白,**只不过是某种普通的念想,由于变幻莫测而**,更因为脆弱易碎而显得弥足珍贵。*长地久寄*于细*长流,*子久了便黯淡了过去,我喜欢*了你的父*。要不是他多疑的**,要不是他执意要为感*披*一件冰冷的战*,我想我会**他……有些事*看得太明白,就会丧失了原有的美感。

     两*慢慢地踱着,转过园子的一角。一笼深深的**,被烛火隔得支离破碎,*勒出似曾相识的明亮侧影。栖*凝视着无恨,眼眶里渐渐地积了泪*。

     (旁白)你长得真像你的父*,脾*也像……最近,我总在唠叨,唠叨着你。回忆措不及防地跃*心底,再也挥之不去。你回去吧,**需要你这样的帝王之才,你要呈现一个帝王应有的骄傲和风采。我老了,需要休息,再也不愿意别*来打扰我;不愿再做任何**感和道义*的负担。

     *更深了,高墙外传来几声梆响,子时已过。栖*接过婢*送*的厚外裳,阻隔了清冷的*风。墙外一枕碧流抱城,秦河画舫悠悠而行,眉目郁丽*饰繁复的子民们沉*在万阙香歌之中,只待到拂晓,朝霞泛金之时,看尽这一**火。有谁能够忆起,多年前的那两个少年,一个温柔了岁月,一个惊艳了时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