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窍门:按← →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78-882【25684939】
     我怀了学生的孩子(又名:***老师)(78)

     第74章、时间停止在BBC咖啡厅里的两对*恋

     “对我来说,世界*有一种东西是令*意想不到,绝对是唯一,绝对是独一无二,世界*的任何东西都无法用来取替他!他是我心里那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*,这是一种非常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对他的那一份*那一份*,也许是*帝的安排,让我们两个就这么的在这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一起相*一起想念一起烦恼一起相恋一起相知一起相惜。我自信的活着因为我深*着他,而这一个思想绝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喜欢他的*,这个思想谁也无法取代,我为着他而呼吸,*Y为着他而流动……”

     我一说完,我流泪了,而叶主任也跟着流泪了。

     我的流泪是因为陈宇锋,但是她流泪是因为感动还是伤心呢!

     这,我就不得而知了……

     这一件事*过后,叶主任再也没有*对他与我的恋*了,*而很赞成我们两个的恋*,甚至也对校长说我和陈宇锋两个*的好话……

     那一*,*也深了,心也深了,路*的*也深了,*巷也深了……

     在鼓*屿的BBC咖啡厅里,靠着最窗台边*坐着三个*,三个*正笑逐颜开的在谈*说地,陈宇锋、和还有我的好**杨卉玫……

     不过了一会*,刚从门边便走过来了一个翩翩少年,而那个*则是陈宇凡,也就陈宇锋的弟弟,同*异父的弟弟。

     陈宇凡是演武一中初三的学生,他家里请了一个家教来补习,而这一个家教就是我的好**杨卉玫。

     “老师,你怎么比我还要早来*!说真的,这家咖啡厅可真的很难找,我找了老半*也找不到!奇怪,这咖啡厅里的*猫可真多,我一*来就听见一只白*的波斯猫,可真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 他边说着边走了过来边坐在杨卉玫的对面沙发,一说完就马*转过*来便看到了陈宇锋,他吓了一跳就差没有惊*声顺便从沙发*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 “咦,哥,你怎么也在这里,咦,怎么连韩老师您也在这里了???”陈宇凡一走*来就抱着一堆的问题,我想这如果换作是别*的话也会想不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??

     “你终于发现我了,陈……宇……凡同学,你好好的不在家读书去,跑来鼓*屿来喝什么咖啡,我们家里不有咖啡喝吗?”陈宇锋一说完陈宇凡马*接着话*去说了。

     “哥,听你说话我觉得话中有话可又觉得话里矛盾*烈。既然我们家里有咖啡喝,可你为什么也跑来喝咖啡呢?如果说我中考已经临近,而你的高考不也是一样吗?”陈宇凡话一说完,陈宇锋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掩饰自己目前的尴尬。

     “没错,你说的也*有道理的!对了,老弟,你要喝什么咖啡呢?”

     “这边有什么最好喝的咖啡呢?”杨卉玫为了化解他们两个*的尴尬,便开始介绍起这家咖啡厅的咖啡来……

     “这家咖啡厅,营业时间也蛮久的了,据说有五、六年的时间了。听说当初老板为了取这个咖啡厅的名字也想了*久了,听说老板十分宠*猫类的动物,听说他养了几十只*猫,而且每只猫咪的名字都不一样,也就因为这样,他才把这家的咖啡厅的名字取名BBC咖啡厅,不懂的*可能会以为是不是咖啡里加了什么外国的东西,其实不是,这是因为这家咖啡厅有十几只的*猫,这些*猫都是这个店老板的最*,所以就*这些*猫为BABYCAT,这也就是起名*BBC咖啡厅的原因了,怎么样,答案是不是和你们所想的不一样呢?我说完了,你们是否要表示来一些掌声呢?”只听杨卉玫她一说完,只听掌声雷动,虽然没有这么夸张,但这也是杨卉玫自己所梦寐以求的掌声!

     “老师,你故事是你自己编的吧?”陈宇凡半信半疑的*语引来了杨卉玫那一阵阵的白眼,“陈同学,有没有听过《**是老虎》这首歌呢?”

     “听倒是没听过,但这个名字我倒是经常听别*在说……”

     “那你想不想听我唱一遍呢?”

     “这个就免了,老师,你喝看看这种咖啡,*道*不错的……”陈宇凡一说完就把*低了*来呷了一*咖啡,生怕杨卉玫真的把那首歌给编译了一遍。而杨卉玫也不再说什么,也低**来呷了一*咖啡,喝完后马*和*边的韩晓妍说起话来……

     “什么,玫玫,你是陈宇凡他家庭教师?不会吧,*底*怎么会有这么凑巧的事*吗?我是陈宇锋的班主任,而你竟然是陈宇锋他弟弟陈宇凡的家庭教师,**,我真不敢相信我眼前所听到的这一个不是事实的事实!”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事实。

     “事实就是事实,有什么不是事实的事实!*次听你说你*了厦门最好的演武一中教书,而且一*去就是教高中毕业班。说真的,妍妍,可羡慕*我了。那个时候我就想,如果我也能去找个老师做做,感觉应该也还不错吧!也许是我的真诚感动了老*爷吧!*次我偶尔在厦门*报看到一则招聘家庭教师的,看到了*写的待遇我觉得****的,那个时候一看完招聘后我立刻打了电话过去,一说我是仙岳学院毕业的研究生他家马*就录用了我当陈宇凡的家庭教师!妍妍,你说我厉害不厉害*?”我的好**杨卉玫说了她当家教的过程,听得了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 “厉害厉害,仙岳学院毕业的*果然就是不同*响……”我马*竖起我的*姆指朝向杨卉玫,以示她的厉害之*。

     “妍妍,你自己不也是仙岳学院毕业的吗?还说我呢?呵呵……”一说完这话,杨卉玫脸*布满了她那像月亮弯的笑眼,她与她两*的笑容瞬间飘散咖啡厅的每一个角落,感染了宇锋两兄弟同时也感染了咖啡厅的每一只猫咪们,只听见所有的猫咪都温柔地*了一声……

     我怀了学生的孩子(又名:***老师)(79)

     第75章、杨卉玫怀*了,而我也怀*了

     “卉玫*她会教书吗????”陈宇锋似乎带着有*眼镜在看他现在所*的这个社会。

     “当然会教书了,玫玫以前在我们学校成绩可是数一数二的,就连我也都比不*她呢?”我为我的好**卉玫愤愤不平的说道。

     “陈宇锋同学,从你的**听来似乎有一*瞧不起俺的*道,想当年我在仙岳学院读书的时候,每次有*想找我当家教时,我还不想去呢?就因为仙岳学院就我名*比较*,你懂吗?真的*要把我给*怒了,你以为我在学校是一个*混混吗?就混个*子过吗?我每年拿的奖学金可比你喝过的咖啡多……”

     “是是是,您教训的是,我这个笨蛋,可什么都不懂*,那以后我和我们家老弟可要请请多多关照关照了。”陈宇锋一说完就将*一低双手恭*,让*一看到就像是要给*拜年一样!

     “玫玫,你不是在模特*司*班吗?怎么你现在又来当起家教来了?”韩晓妍心里似乎有一*疑问直直想要发问。

     “现在经济这么不景*,况且说我待在那个*司里面,每*也没有什么事*可以做,有一*看到报纸*的招聘就去陈宇凡他们家里当家教去了,原因就是这样,现在你心里的疑问可解开了没有?”

     “*,这样了,那我没话说了,不过呢!你现在和陈宇锋他弟弟不应该是在读书中,可现在怎么来鼓*屿喝起咖啡来了呢?”本来说没话说了,可现在韩晓妍她又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来,这可把杨卉玫给**了!

     “妍妍,你……今*说的话好像*多的*,*,那个点心来了,我们*看看吧,听说,这种点心*做‘喵喵的*空’,*家都*看看,看起来就*好*的了!妍妍,问题等*一次我们再去研究,好吗?”

     “好好好,让我不说好,我也得说好了,你说是不是?宇锋,你别把你的*放空了在空*中了行不?玫玫说那么好*,你也赶*来*一*这么好*的东西吧!”刚才陈宇锋似乎整个*愣在空中,让我提醒了一*,他似乎苏醒过来……

     卉玫是我从*到*的好朋友,也是我一辈子的好**。

     我听说了,听说他和陈宇锋的弟弟陈宇凡谈恋*了,因为这一次恋*是卉玫的FIRST/LOVE,所以卉玫她特别的珍惜。

     陈宇锋的**知道后,便对他们兄弟俩个*声说道:“你们两个兄弟怎么就这么不争*,一个是你哥哥陈宇锋,另外一个是弟弟陈宇凡,你们两个兄弟是不是要把我**,你们才甘愿是不是?**,早知道你们兄弟会是这样,在你们两个要出生之前我就应该考虑一*到底要不要将你们两兄弟生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 “不知道是不是我*辈子没有烧香,所以我现在才会招*现在这样的罪……”

     陈宇锋的**不准卉玫在陈宇凡家当家教了,即使是这样,他*两个*还是会偷偷的*会。

     就因为这样,这两个*的一不*心,卉玫就这样的怀*了孩子。

     卉玫感到很害怕,她将这件事*告诉了我,而我也为她的害怕而害怕。

     “什么,玫玫,你怎么这么的不*心*,这件事*陈宇凡他知道了没有?”

     “还没有,我打算告诉他,他现在都已经*要中考了,我怎么能让他分心呢?他现在才十五岁,我怎么有可能会把孩子生*来呢,他还有这么*好的前程,我怎么忍心去破*了他的学习和打*了他原本该的生活呢?不过,说真的,妍妍,我好喜欢宇凡他,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,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一个*,妍妍,这你都应该知道的,你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 卉玫一说完就抱着我*声哭喊来,生命在于运动,似乎在此刻中就停止动作起来,也不知道什么是*,什么才是地了……

     不过,最后,这件事*陈宇凡还是知道了,因为这是陈宇锋告诉他的,而陈宇锋又是我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 都已经出了这么*档的事*了,做为哥哥的怎么忍心让做弟弟的后悔和怨恨的事*来呢?

     在BBC咖啡厅包箱里面,陈宇凡肯求着杨卉玫不要去做*流,她应该先冷静一段*子后,好好的将他与她之间的孩子生*来,依他现在的能*他还是有办法去*养一个孩子的,不过,卉玫主意似乎已经拿定*来了,无论陈宇凡说些什么,她都没有办法听*去。

     “老师,我求你了,就算我求你了,我求你将我们两个*的孩子生*来了,就算你不要,我要,我要*……”

     陈宇凡跪在地*,哭了起来,当卉玫要伸手去*他的时候,陈宇凡忽然从地*奔了*来,冲出咖啡厅的*洗手间里,听到里面的一阵阵*孩子的哭泣声,用不着猜想,我们也应该知道这是谁的哭声!

     “宇凡,宇凡,我听你的,你别哭了,宇凡,老师听你的话,老师听你的话……”她一说完就蹲在*洗手间门*哭了起来,而那一些想要来*洗手间的**都目瞪*呆且他们也无从解手,只能望而却步忍*解**解……

     洗手间门“吱”的一声打开了,红肿着双眼的宇凡看着同样也红肿着双眼的卉玫,卉玫“哇”一声又*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 “老师,对不起,老师,我不应该害你哭的,老师,你别哭了,你每哭一声而我的心总会**一次,老师你要让我的心到底**几次,我们好好的坐*来聊一聊好吗?或者说我们现在就出去外面聊一聊*,老师,你认为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 宇凡用他的右手*拭着卉玫她的右眼再用他的左手*拭着她的左眼,而卉玫的眼泪还是不停的往*倒落。

     这就像是一朵*每一次滴*露*都是那样的晶莹好样的剔透,永远在她的**找不到一点点瑕丝,就算是一点灰尘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 我怀了学生的孩子(又名:***老师)(80)

     第76章、*过也哭过笑过*过之后只剩再见

     “那…宇凡我们出去外面吧!宇凡!”“好,好,我的好老师!我们现在就立刻出去”“宇凡,以后不准你再*我老师了,行吗?”“不*你老师,那要*你什么?”卉玫“噗”的笑了一*,“就*我卉玫或者和妍妍他们一样*我玫玫也行!”

     宇凡他也眯着眼笑了一*,脸唰一*就红了起来,“那我就*你玫玫吧!”一说完就将*转过去,似乎很难为*的样子!

     卉玫乘他将*转过去时偷偷地*了他的脸颊,然后就起*走了出去。感到不知所措的陈宇凡惊了一*终于回神过来。

     “老师,你等等我!”

     一说完,两*就消失在咖啡厅里……

     后来,陈宇锋的父*和**也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 陈江龙(陈宇锋的父*)没有说些什么,*杨卉玫现在住在他家里养着肚子里的*孩,因为杨卉玫肚子里面的*孩子也算得*是陈江龙唯一的孙子,他怎么忍心去杀害他未出世的孙子呢!

     就这样的,我的好**杨卉玫她就住了*来。

     白*在黎*的“潇潇落木书林”里偶尔整理一*书刊或者当个**收银员,黎*都*她别帮忙了,可卉玫她的那*认真劲是没有*能够阻止的。

     再说了,现在她怀*了,也不能多做运动,别*说什么,她都有理由把*说到同意。

     晚*的时候,她就像我一样在家里教着陈宇凡功课,而我就在家里教着陈宇锋功课。

     我怀*这一件事,除了我**知道,其他*一概不知道,就连陈宇锋他也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 不是我不告诉他,而是我现在不能够说*!

     现在卉玫她怀*了,而我也怀*了,我和陈宇锋的事*已经够令**疼了,再加*卉玫这一件事,事*难道还不够多吗?

     如果我说出来了,这岂不是火*加油、雪中送冰B吗?

     所以,我能说出来吗?

     我怎么能出得出来呢?

     说出来了,又能怎么样呢?

     事*是一件接着一件,我不能再继续害陈宇锋了,为了我自己,为了我们两个*的未来,我更应该好好重新审视我和陈宇锋的事*了。

     回忆,似乎在我的离别之前,眼前所呈现的画面似乎都是一副又一副的回忆景象,让我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……

     “你怎么老M我的鼻子,难道你不怕我鼻子的油吗?很赃的……”

     “我不怕赃的,我不知道M着你的鼻子我就会有一种想与你做*的冲动吗?我看我已经恋*你的鼻子了!”

     “老师,我想,你已经恋*我的鼻子,那你就每*必须牵着我的鼻子每*M着我的鼻子,因为这样,我才能享*你的冲动你的兴奋,行吗?”

     **的白云不断的涌动不断的飘浮,回忆竟然随着风随着白云*随过去,它们的*边**都是一朵朵幸福甜蜜的**瓣,层层的包裹住,没有留*一点空*的流通。

     我已经不能自己了,稍微那么眨一眨眼睛,时钟里的秒针就会一跳一动的往前走,它是毫不客*的不管*求留的眼神的。

     相遇的一*就注定有离别的一*,时光的推移,移动了所有*的注意*,移动了**与**的相知相恋相守。

     告别了昨*的幸福,迎来了今*的悲伤,这一切难道都是命吗?

     命运注定我韩晓妍逃不了此劫,那么我就必须遵守命运的捉*,离开那一个*,离开那一个我一直深*着的*。

     我还没有来得急跟他说再见。

     我还没有来得急跟他说:“我*他。”

     我还没有来得急跟他……

     时间过得真的很*,这一*,也就是我要离开陈宇锋的最后一*了。

     他发短信告诉我他已经*课了,今*是他最后一*的学习了,也是我最后了*陪伴着他了。

     以后他再用不着再读高中的书了,他说他这一些书已经可以把它们丢掉了,因为他已经把它们全部记在脑子里了,高考考得再难他也不用怕了。

     我*他先不要回家,我说我今*想要跟你去中山*园的鹊云亭走一走,我好久没有去那里看一看了。

     他说好*,*正现在他*脑再也装不*任何书了,现在他脑子里只能装得*他还有我两个*的甜蜜。

     我听后,眼里的泪*一*颗一*颗的往*掉,是伤心还是感动……

     “*锋,*次你在学校对我告白,今*我也在这中山*园里跟你告白。”

     “妍妍,你要向我告白吗?那好*,你说吧!”

     “陈宇锋……”我*言又止,却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又要做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 这个时候,忽然*起雨来了,开始是一*颗一*颗的掉**地面*来,后来是像有*拿着一盆*往*倒一样。

     没有撑着伞的我们立即被*雨给包围住了,雨*顺着他的*发流向了他*穿的T恤,涌向他的牛仔*,朝着地面*流去……

     “妍妍,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躲一躲雨*,这雨好像*得**的,要是你淋了雨又感冒了,这可该怎么办?”他担心的背对着我说。

     “妍妍,你不好意思说吗?那好,没关系,我转过*不看你,你说吧!我听着呢!”他看着我不说话,还是有些担心说道。

     看他忽然间转过*去,我的心又开始*了起来,望着他的背影,我的泪*和雨*已经*织混*成一*了……

     “陈宇锋,我喜欢你,我*你,我一直深*着你*……”我从他背后**的抱住他,

     “妍妍,我也*你……”

     他转*过来的时候,我们两个不自觉的*了起来。

     他的*和我的*像被502的胶*一样瞬间就在这一刻就这么不自觉地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 我怀了学生的孩子(又名:***老师)(81)

     第77章、让今*的温暖来填补失去明*的伤

     不知道时间就在我们*与**接的时候就这么一闪而逝,不知道过了多久,*巴忽然间就分开了……

     其实我早就已经明白了,我已经**这一个*了,我已经*得无可救*无可自拔,而倒致我现在无从选择。

     其实我明白我是一名教师,我更明白我今年已经是二十七岁**了,我更明白陈宇锋他是一个才刚十七岁的学生……

     我明白……

     我明白我现在在做什么,我只是不想做我以后会后悔的事罢了,就因为他是我的学生,就因为我是他老师吗?

     **,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事呢?

     为什么我非得*这样的苦呢?为什么?为什么?

     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说,如果有可能的话,那我宁愿晚出生十年,我更宁愿我不是一位教师,我更宁愿他不是我的学生……

     再见了,陈宇锋……

     再见了,我最*的那一个*孩……

     我悄悄的离开了他,从他的面前消失了,也仿佛从这一个*间蒸发掉了……

     我暗自心*流泪,但心想只要**能想想与他一起的回忆,那么我也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 我知道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和他**有这一个约定……

     我知道我已经怀*了,如果我听**的话去医院做*流手术的话,那么我不等于直接X的杀*一个*了吗?

     因为是这样,我才不能去做*流去杀*我的*孩子,我怎么忍心这么做呢!

     况且这是我和陈宇锋两个*的*孩,虽然他到现在还不知道,但是我想有一*他一定会知道这是我和他两个*之间的孩子的!

     已经决定了,要将这一个*孩生*来了,无论他是*孩还是*孩,我都会将他养活*来,我决定离开陈宇锋,离开学校,也离开我的那一个家。

     我不听**的劝说,我偷偷的瞒着父*跑出了来,坐船来到了浯屿岛。

     当我*拿着一*包的行李放在浯屿岛*的西港**的时候,我真的没有任何的方向。

     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看到不远*有一个发光*的地方在招呼着我,我的**不自主的来到了浯屿岛*唯一一座的基督教堂(飞鸟堂)。

     我跟着那里面的牧师ALEX一五一十的把我的经历完全的说了出来,他听完我的故事后,他同意我住了*来,直到把*孩子生了*来。

     以后仍然可以住在那里,他说以后*养孩子的事他们教会里****的*都会帮忙照顾的,他希望我安心的住*来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!

     我说好,我说太谢谢你们了![手 机 电 子 书 5 1 7 z ]

     他说*家都是教会里的弟兄**,有什么事,应该感谢神的帮助,不是吗?

     是的,我应该感谢的……

     说到这里,我忍不住要哭了起来,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,是因为感动得哭了,还是因为我再也见不到*锋他了……

     一切来得太突然,突然得让我*要接*不了这一种事实,但事实就是事实,如果你没办法接*的话,那么你就得试着去包容它试着去感动它试着去拥抱着它……

     时间过得真*,不得不觉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四年了。

     在这四年里,我平常就是忙着在一家*学里当英文老师,而晚*就忙着帮着教会里做事,而在空闲的时候我都是照顾自己的*孩。

     他很可*,是一个*孩子,他的父*是陈宇锋,*锋他到现在还不知道他自己有一个*子在这一个世*,他的*子*陈帅*。

     这个名字是过的话,如果有一*,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,如果是*孩子的话就*她陈雅雯,如果是*孩就*他陈帅*。

     过,*孩的名字取得好听好记就行了,以后就靠他们自己的发展了,如果他们自己都不挣*的话,那么名字取得再好听再有意义的话,也没有多*的区别了!

     夏*七月份这个时候,*锋他应该是*学本科毕业了吧!

     听说在我离开他之前,他考*了厦门仙岳学院,他曾经对我说过他想考松柏*学的酒店与旅游管理,以后好可以管理他父*的鱼亚基餐饮连锁店,他说松柏*学的酒店和旅游管理非常的专业,可怎么会报*仙岳学院,我真的有点*不太清楚,但心里还是能够知道*锋他想的什么!

     听说他在经常望着仙岳学院的*空看到发呆看到连*饭都忘了*,有时候看到一些校园的一些场景他不自*的落了泪,听到这件事后我心疼了好几*!

    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他,我知道是我的不对,我不应该离开他的,我知道是我太笨了,想到这一个离开他的方法。

     他一定恨*我了,他一定恨*我了……

     *次见面的时候,他会不会不想看见我,他会不会不想理我,他会不会恨得咬牙切齿……

     我真的不敢去想像我和他有*次见面的这一个时刻,我真的不敢去想像……

    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,“老师……”那个时候的我傻住了,我真的没有去想说我还有脸去见他,我还会有机会去见他。

     “*锋……”看到他我已经是泪流满面了,很庆幸的是我还能从*里挤出两个字来,泪*堆满了我满腔的思念和想念,它已经模糊了我的视线了,我看不清楚在我眼前的这一位*生,他就是我每*每时每分每秒想念的一个*,他怎么出现在我的眼前了,这是不是我在作梦,这是我的梦,还是他的梦*!

     如果是梦的话,那么梦里的他怎么看起来会这么的不清晰呢,我的心怎么会如此绞*不已呢;如果不是梦的话,那么我怎么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呢!

     **,我该怎么办才好!

     “老师,你过得好吗?”说这话的这个时候的他眼中的泪*也已经布满了他的眼眶了。

     “我…我过得还好,你呢?”泪*再次从心里涌了*来。

     “老师,我过得不好,一直都不好。你不在的时候,我过得不好。老师,我好想念你。真的好想念你!”

     我怀了学生的孩子(又名:***老师)(82)

     第78章、跟着我的呼吸直到停止心跳(*结局)

     我不敢去看他那俊美的脸庞,我怕我看到了之后我会*不了这一种*苦。

     真的好奇怪,我眼中的泪*怎么就止不住的往*掉*,我是不有病*,如果不是有病,那么我怎么会止不住它。

     “*锋,老师也很想念你*!”

     “老师,你怎么不来找我,你明明就会想念我,可是……你为什么不来找我,老师,你知道我不能没有你的,你知道没有你,我在*学过的是什么*子吗?在*学里,*学的同学们都*着*朋友,每次遇到这一种事*,我总是会想到老师你,我总是独自一*躲在一个没有知道的一个地方看着*空发呆,你知道,想念一个*,那一种感觉有多*苦,那一种感觉就像*要*掉了一样!你能想像,我没有你,*要*了,我好*苦*,老师,求求你了,结束我这一种*苦,好吗?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 “我也都一直想念着你*……”这个时候我已经蹲在地*,双手捂着脸,想止住眼泪往*掉的那种愚蠢,可是,眼泪还是止不住往*掉……

     “**,你怎么了,你怎么哭了……**,您不要哭了,**,是不是这个**欺负你*,我帮你打他……**,**,你走*,你走*,你不要欺负我**,你走*……”我的*子陈帅*在这个时候跑了过来,他肯定不知道我哭泣的原因,也就因为这样,他才会去用他双手去打他的父*陈宇锋,帅*也哭了,他抱着我哭……

     “帅*,你别打叔叔,赶**叔叔,**是好久没有看见叔叔了,所以才哭的,你可别打叔叔*,叔叔没有欺负**,叔叔可不是***!帅*,要礼貌,**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 “叔叔!”

     “老师,你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 “对,我结婚了!”我不敢相信我会对他撒这一个谎,不过话都已经说了出*了,我怎么还能收回去,我怎么能当着孩子的面去跟他说这是他的*子,这一种事*,能在这一种*况时说吗?

     “什么,你结婚了……我不相信,老师,你骗我的吧!你怎么能结婚呢?你怎么可以结婚呢!老师,你不知道我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吗?我想求你跟我回去,跟我回去结婚的吗?怎么你已经结婚了呢?我无法相信这一个事实,我没办法接*这一个事实!我想我*疯了,我想我*要控制不住我现在这一种*要疯掉的*绪了,现在,我想术让我先冷静一*吧,让我一个*先冷静一*吧!”他一说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 他走得很慢,泪*不住的往*掉了*来。

     我想我才会疯掉,我现在已经站立在地G本就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,*脑一*空白,*锋的画面一张一张的浮现了出来,我挥也挥不去,抖也抖不掉,整个*已经崩溃了……

     过了三个月,*锋再次来到了飞鸟堂,他碰到了牧师ALEX,他向ALEX问我的*况,ALEX把我这四年里所*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 他也就因为这样才知道原来我G本就没有结婚,那个*孩子就是他的*生*子!

     那一*,我在教会里的厨房里煮饭,他就冲*厨房来*着我的手。

     “老师,那*孩是我*子,对不对?”

     “你在说什么,他怎么会是你*子?”

     “如果不是我*子的话,他怎么会*陈帅*,如果不是我*子,那么他长得就不会跟我这么像!”泪*已经不知不觉就泪了好久好久……

     “老师,你不要再骗我了。那牧师ALEX把事*的经过一五一十都告诉我了,你离开我的时候是六月份,六月份的时候你就来到教堂了。六月份你就已经有了孩子了,那么,这个孩子肯定是我的孩子,对不对?老师,你怎么这么**,你G本就没有结婚,你怎么说你结婚了呢!老师,你是不是想害我*,你才会甘愿*!你知道吗?当我一听到你结婚了,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事实,你知道吗?我整整忍*了三个月的煎熬,整整忍*了三个的苦,在这三个月里,我想了好多,我想,不管你有没有结婚,我还是*你的,我*你我*你,*你*到我不能自己,我*不了,我真的*不了没有你的*子了,我再也*不了。老师,给你一个选择吧,第一个选择就是我们重新在一起吧,第二个选择就是让我*吧,你拿着一把刀杀了我吧!我真的不想活*去了,没有了你,我哪里还能活得*去*,我G本连活*去的勇*都没有!一个*如果连活*去的勇*都没有了,那么他在这一个世*也就没有用了,他只能选择*亡,*亡对于一个没有勇*的*来说是最恰当不过的了!老师,你还是杀*我吧!”

     “*锋,你怎么这么傻*,我怎么忍心去杀你,杀了你我能活得*去吗?你知道吗?我在这四年里是怎么活*去的,你知道吗?四年里,我为了活*去,我为了照顾我们的孩子我是怎么忍*过来的吗?为了我们的孩子我必须去赚钱我必须找一个地方住*来。还好有一个*学愿意让我教学,还好有厦港基督教堂愿意让我住*来,每*我必须忍*别*那投来异样的眼光,我必须忍*我们的*子他没有父*的嘲笑,你知道吗?帅*每次都会问我他父*是谁?都会问我他父**什么名字?都会问我他父*在哪里?你知道吗?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回答,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说*!”

     “老师,我知道,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 “*锋,这四年里,难道我就不想念你吗?你不知道我没有停止一刻去想念你的!有些时候,我一想到*边没有你,那一刻,我真的很想去*。可是,我只要一想到我们的孩子,我想*的念*马*就会消失掉。你知道吗?我好*苦*,我真的很*苦*!”

     “老师,我知道,我知道……”他一说完,马***的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 这个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*什么是地了,一切的事物竟是如此的美丽。

     过了几*,我们两个便在中山*园的鹊云亭举行婚礼。

     我们相遇的那*漾着微笑的你,

     那个微笑一直都很美丽。

     假如我们是被**的*使,

     我们就能长着翅膀飞向幸福的地方。

     我知道,

     前方**都是风*和荆棘,

     想拆散我们相*的缘份。

     但我相信,

     世界*那么多*,

     只有我们还能拯救自己的*乐。

     我相信我和你一定会有结局,

     只要我们能永远抱*对方。

     你给我的*,

     我永远都会*。

     你是我的心所*的*,

     心里如果没有*哪能里还能装得*你。

     *也许有期限,

     但回忆一定没终点。

     **你,

     我学会了心里面有*马*就绽放。

     晒到的*光,

     淋到的雨滴,

     一切都是我们的回忆。

     回忆变得有温度是短暂分开的缘故。

     你常说,

     单纯就是幸福,

     某个*是*帝给你的礼物。

     打开窗户看见了你用你的勇*守护着我的*,

     你说了,

     我微笑了*使也会对着我们微笑。

     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