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窍门:按← →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9情7 爱情睡醒了[4]【25687356】
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风吹起来,*乙的*发散*地拂在杜晨夕的脸*。

     那*发卡,忽然碰到了他的额*。他忽然清醒过来!*,会议,*海,他们还有重任在*!

     “*乙!*乙!”他在她的耳畔轻轻呼唤。

     “*,*!”*乙醒了,她在这个冬*里的春*,醒了!

     她赖在他的怀里不肯动弹,唯恐这个梦在醒来的时候,找不到痕迹。她的脑海里*速掠过一幅幅画面,**地,梁意林,心理咨询室……

     然而,面前的**是杜晨夕!他的*膛是那样温暖,她的呼吸是那样厚重,他的柔*是那样甜蜜!

     “*乙,我们该走了,不是吗?”杜晨夕轻柔地说。

     “嗯,我们该走了。”。

     “手掌还疼吗?都怪我,让你*苦了。”晨夕俯在她的耳边说。

     “疼*也值得,我不后悔。”。

     “来,我们*车吧!”他为她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 重新*车,甜蜜的空*在车里弥漫,在半醉半醒之间,车子驶过**山坡,道道溪流,刷刷地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 “*乙,那个萧东*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 “怎么办?和他说明白,让他早点回新加坡呗。”。

     “*乙,对不起,我刚才太冲动了,我……”杜晨夕拳*猛地砸到方向盘*,仿佛是要**地赶走一个念*。

     “怎么,你后悔了?”*乙杏目圆睁。

     “不是后悔,是……我是不是有点趁*之危?有点不地道?”

     “*就*了,什么地道不地道?哪里有什么趁*之危?是不是你*本没有**我?”

     “我*……*乙,你是个好*孩,很好很好的*孩!可是,我**之托要照顾你,我怎么就……”他梦呓似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 “是我爸的缘故吗?你觉得*他之托,和我在一起,有点对不起他是吗?”

     杜晨夕苦笑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 “**还是不可信的,对吗?你会是第二个梁意林,对吗?”

     面对*乙连珠*似地追问,杜晨夕长叹一声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 良久,杜晨夕才缓缓说道:“*乙,我们暂时忘掉刚才的一切吧!”

     这家伙怎么了?看刚才的架势,看他以前的表现,应该对自己很有感觉的。凭他果敢的*格,他不该是临难而退的*!

     莫非,他有什么难言之隐?

     *乙**地咬着自己的**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 杜晨夕也一言不发,默默地开车。他的表*慢慢恢复了平静,但他的内心却翻江倒海,时而*堂时而地狱。他默默地背诵着泰戈尔的诗句——

     世界*最远的距离,不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不知道我*你,而是*到痴*却不能说我*你;

     世界*最远的距离,不是我不能说我*你,而是想你*彻心脾,却只能深埋心底;

     世界*最远的距离,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,而是彼此相*,却不能够在一起;

     世界*最远的距离,不是彼此相*却不能够在一起,而是明知道真*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;

     世界*最远的距离,是鱼与飞鸟的距离,一个在**,一个却深潜海底……

     §§